欧洲古代的文字与书写

       作为中国人大家都知道中国古时候有甲骨文、钟鼎文,后来把字写在竹简上,编简为策成为最早的书籍,而至今流传着“韦编三绝”,“学富五车”等相关的成语,但是对欧洲古代的书写却不甚了了。最近, 大愚读书会和柏林地区公派人员联谊会于422日举办报告会,由柏林自由大学蒋如俊先生作专题讲演,题目是《欧洲古代的文字与书写》,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蒋如俊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曾供职于上海图书馆外文文献部,现就读于柏林自由大学古典语文系。

     本次讲座首先界定“欧洲古代”这一概念,确定所探讨的对象和范围。蒋如俊选取公元116年罗马帝国的地中海世界作为历史的横截面,讲述从腓尼基字母到希腊字母的演变,又介绍了拉丁字母从地方方言到帝国语言的发展。随后把目光集中在古人书写的器物层面,介绍纸张、书写工具、墨水(颜料)和”书“的产生。最早的“纸张”由埃及出产的纸草制成,后来又用加工过羊皮来书写。笔是一头尖一头平,尖头用来书写,平头用来涂改。颜料主要是黑色,有时也用红色,最高贵的用金粉。他最后介绍了古代文献传承的三个关键时期,即经典的选定、纸草文本到羊皮文本的转抄以及大写字母文本到小写字母文本的转写。讲座结束后,大家对象形文字和拼音文字的异同、中国和欧洲古代疆域的形成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今天的欧洲是古代欧洲的发展和延续,欧洲古代文字对欧洲文明的形成和身份认同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次讲座使我们加深了对欧洲文化的了解。大家认识到,在全球化的视野中,对不同的文化只有深入了解才能公正地作出评价和客观地进行比较。
 

(鲁 泉)
2012 © 柏林 Dayu-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