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利女士演讲


报告会会场




会友发言

 

 

 


      旧城民众的集体记忆
专题讲座旧城的保护与更新

近年来,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中国的城市建设也突飞猛进,无数的旧城区、旧建筑象秋风扫落叶一样荡然无存。旧城是民众的集体记忆,是传统文化的具体显现。如何在城市建设中搞好旧城的保护与更新,是一个迫切而又普遍 的问题。范利女士2011911日在大愚读书会的讲座旧城的保护与更新--柏林与上海的比较研究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宝贵的借鉴。

范利毕业于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学院,在Cottbus取得硕士学位之后到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 名城研究中心工作,2007年曾获洪堡基金会第一届总理奖学金来德考察研究,现在柏林工大攻读博士学位。范利多年从事旧城改造的研究和实践,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本讲座就是她研究项目的阶段性成果,材料翔实,事实生动,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范利的讲座分为上海和柏林两个部分。在上海部分主要介绍近年来新天地等历史街区的保护与更新。上海早在1991年就划定了11个保护区,包括沿苏州河、黄浦江的英法和公共租界、行政建筑、里弄、犹太人居住区等,但是由于缺乏实质性的措施,没有取得明显效果。2001年重新划定风貌区,2003年划定郊区保护区。由香港房地产商投资的新天地是第一个历史建筑修复项目,具有示范意义。1997年苏州河仓库改建为艺术工作室,曾获得亚太文化遗产奖。田子坊里弄改造为商业和办公区吸引了包括陈逸飞在内的大批艺术家、律师等,形成了规模。莫干山50号原来是纺织厂,改建为画廊和工作室,也取得了成功。上海郊区九个镇分别选取英、美、法、德、西班牙等国的城市风格进行改建。安亭新镇是以魏玛为蓝本,体现德国风格。而在柏林方面则选取了Hackescher Markt街区、Spandauer Vorstadt的保护与更新作为案例,对改建决策程序和历史环境中的新建筑进行分析介绍。另外还介绍了居民参与建设的范例许愿园。最后,她通过两个城市在城市更新方面的理念、资金投入及政策对比来理解中国和德国不同制度下的城市保护现状。从城市保护资金来讲,在德国来自政府资助、私人投资和民间基金会。政府资助主要用于公共部分,如街道、广场、基础设施、绿化等。私人投资主要用于房屋维修,以退税方式得以鼓励。民间基金会是极小一部分,只用于个别特殊的建筑。在中国则由开发商投资,修缮后出售或者出租,政府投资极少,也没鼓励私人投资,民间潜在的巨大资本被忽略了。从保护项目的时间来讲,在德国一个保护区通常需要
1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来进行整治和更新,而在中国通常只有1-3年。从解决问题的方式来讲,在德国,每一个小小的决定都要经过利益相关人员的讨论,必要找到相应的法律依据作为支持。考虑的因素较多,社会、经济和文化各方面平衡发展,当地居民发挥的作用很大。在中国,解决问题更加灵活和快速,参与决策的部门少,当地居民的意见很少得到考虑。从新旧建筑的维修来讲,在德国,老建筑原样维修,新建筑精心设计。在中国,老建筑也是原样维修,但新建筑设计与历史环境不够协调,假古董多。从保护项目的受益者来讲,在德国依次是当地居民、私营企业主、旅游公司。在中国是投资商及私营企业主、旅游公司、当地政府(土地财政)、入迁居民和当地居民。总体来说,德国的旧城改造由政府提供资金和法律政策,而具体的内容、实施方法由各个职能部门自己负责。街区更新的目的是让这个地区充满活力,仍然保留居住功能。而在中国,保护项目更像房地产开发,如上海的新天地、思南路项目。在项目决定之后,政府做的第一件事通常是招商引资,选择开发商。政府把这一重担转让给开发商,因而公众利益让位于开发商的利益。政府和开发商之间的博弈决定了保护项目的目的和受益群。街区更新的目的是改善街区面貌,创造经济效益。
    报告会结束之后,大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主要谈到文化遗产保护的价值、旧城的保护与更新的主要障碍、政府决策以及政治体制对旧城改造的影响等问题。范利的报告图片丰富,条理清晰,对比鲜明,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深受大家欢迎。      

(鲁 泉)
 

2008 © 柏林 Dayu-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