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梁康
教授演讲








读书会会场








会友发言


 




心有灵犀一点通:现象学、儒学和佛学中的“心”---大愚读书会倪梁康教授跨文化研究专题讲座

    比较研究曾经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学术名词,现在渐渐地被冷落了,被摒弃了,因为做两种文化比较研究的人往往被认为哪一种也不懂。而现在一般把比较研究称为跨文化研究,研究不同文化的异同。这是中山大学哲学系倪梁康教授在柏林大愚读书会上讲的一段话。他认为,跨文化研究要做到学贯中西。所谓学贯中西就是中国学者引用你的研究成果,西方学者也引用你的学术成果。就是说,跨文化研究不仅要具有东西方文化的通识,而且学术成果也要得到东西方学者的承认。这个标准充分表明了跨文化研究具有不同寻常的高难度。
   
然而,倪梁康教授于
201136日在柏林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大愚读书会专题报告会上作了一场精彩的跨文化研究的讲演,题目是“心有其理:现象学、儒家心学、佛教唯识学的当代比较研究”。讲演涉及到西方的现象学、印度的佛学和中国的儒学,尽管它们时代不同,地域不同,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不同,但是对于“心有其理”的认识却具有惊人的相似。这里的“心有其理”,不是指现代心理学意义上的心之理:心的自然规律,而是指传统哲学与现代哲学中所说的心性:心之本性。心理学与心性学(心性现象学)是两个方向上的意识、心智、精神研究。这里讨论的是后者。“心性现象学”——这个名称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其一,它以意识及其本质、心的逻辑、“心的秩序”或“心之理”为其研究对象,即是说,在内容上它是事关“心性”的;其二,它以现象学的结构描述和发生说明为其基本研究方法,这意味着,在方法上它是事关“现象学”的。
   
欧洲的笛卡尔以来近代哲学的主体性转向,与明清儒学的心学转向和明末清初的佛教唯识学复兴是基本同步的,这三者都代表着一个内向哲学或心性哲学或意识哲学的维度,一个自身反思的、内省的、观心的维度。但是,二十世纪的现象学才为这样一门心性哲学或意识哲学提供了作为结构描述和发生说明的意识本质直观的方法,从而使一门跨文化的心性现象学的可能性得以显露出来。心性现象学的主要任务在于:在反思的目光中,通过观念直观来把握心识的本质因素与诸因素之间的本质联系。这种本质联系既意味着各个本质因素在静态结构方面的联系,也意味着它们在发生历史方面的联系。与之相应的方法是横向本质直观和纵向本质直观。
    心性现象学或心性研究也可以称作内在哲学、心智哲学、主体哲学。“心”或“人心”在这里是指:心识、心智、意识、心理。在特定的意义上,埃德蒙德·胡塞尔的意识现象学本身就是心学。在笛卡尔之后,欧洲处在一个持续的超越论哲学氛围中。从笛卡尔到黑格尔展示出一条主体性哲学、超越论哲学的发生与发展脉络。参与其中的不仅有斯宾诺莎、维柯、贝克莱、休谟等等,甚至连笛卡尔的对手帕斯卡尔也会在其《思想录》中一再地谈到:心有其序、心有其理、心的逻辑。接下来的康德哲学毫无疑问地处在反思哲学的领域中。超越论哲学本身就意味着反思哲学:一门不是指向认识对象,而是朝向认识活动、认识能力本身的认识论哲学。这个传统一直向下延伸到胡塞尔的超越论现象学哲学中。
    中国哲学在此期间经历了一个类似的转向。这个转向发生在儒学中,但起因则超出儒学之外,其中包括佛学的“观心”、“知心”、“修心”之取向的影响。宋明阶段的儒学虽然统称为理学,也称道学、性理之学或义理之学,兴起于北宋,衰微于清初,历经七个世纪,影响之大,胜于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南北朝隋唐佛学。但随着对“理”的理解不同,也有“气”、“心”、“性”等等学派产生,其中尤以心学为甚,可以说是主宰了明清两朝。在这里,心理甚于物理,心理就是道理。心学就是理学:心理学。在这里就是心性学。“性”在这里是指:本性、习性、理性、德性。
与“人同此心”这个命题并列的,通常还有“心同此理”的命题。前者表达的是内向、反思的朝向,后者表达的是本质直观的取向。这两个主张最初是在儒家心学的代表人物陆九渊那里明确出现的:“人皆有是心,心皆具是理,心即理也。” 这两个主张,基本上与胡塞尔现象学的超越论还原与本质还原的双重要求相一致:一方面是排除世间的对象,回到本己的主体;另一方面是排除心理的事实,把握心理的本质。
    心有其理吗?若是,如何把握到?以往的心性学家们明确肯定了前一个问题,但只是默认而未明确回答第二个问题。倪梁康教授认为,这个问题应从横意向性以及横向的本质直观进行探讨。意识有一个最一般的结构:意向活动-意向相关项。当胡塞尔说“任何意识都是关于某物的意识”时,他指的是这个意义上的意向性,即:横意向性。横意向性主要涉及心识活动对心识对象的建构,用胡塞尔现象学的术语来说,是意向活动
(noesis)对意向相关项(neoma)的构造;用佛教的术语来说,是见分对相分的建构,或能见对所见的建构。除了意向活动、意向相关项或见分与相分之外,现象学与唯识学都主张在所有心识中都必定包含第三个本质因素:自身意识或自证分。没有这个自证分,回忆也就不可能。意识就永远是当下的感知,别无其他。
    意识分析一旦进入宽泛意义上的情感行为的领域,我们就会面临纵意向性的问题。我们前面所说的“心所”或“后客体化行为”,是指它们在奠基顺序上后于“心王”或客体化行为。但是,这些心所行为仅仅构成非客体化行为的一种,即后客体化行为。另一种非客体化行为是“前客体化行为”,即在六识发生之前便存在的非客体化行为。这类行为不仅不构造客体,而且也不拥有或不指向客体。它是无客体行为意义上的非客体化行为。
这里所说的前客体化行为与前面所说的后客体化行为(心所)的区别在于,前者不需要对象,后者需要对象。应当可以说,不需要对象的情感或情绪是本性的、先天的,需要对象的情感或情绪是习性的、后天的。前者是本性现象学的研究课题,后者是习性现象学的研究课题。
    所有这些思考,都是在意识的纵意向性的方向上进行的。与对意识的横意向性研究方法不同,对意识的纵意向性的研究有特有的方法。这是两种不同的研究对象的特性所决定的:普遍的结构和普遍的发生。前者是静态的、结构的,后者是发生的、变动的。胡塞尔曾将静态现象学的方法称作描述的,而将发生现象学的方法定义为说明的。这个意义上的意识研究,与乔姆斯基在语言层面上对
语法的基础和转换两个部分的研究(转换生成语法)基本上是并行的。倪梁康教授强调说,心性现象学的研究,由于它所特有的本质直观或智性直观方法,从一开始就必须特别注意避免落入秘契论(Mystik)的巢穴。历史上不乏最理性主义者与最神秘主义者的结盟,因为这两者最终都诉诸于某种意义的“直观”或“直觉”。但现象学之所以是现象学,主要是因为它强调本质和观念也可以通过直观的方式显现出,而不是某种掩藏在现象背后的、形而上学的和神秘不显的东西。最后,他总结说,不是直向地面对世界,而是反思地回返人心——这是“心”的意思,也是胡塞尔通过超越论还原所要获得的东西。不是停留在人心的事实,而是努力地把握人心的本质——这是“性”的意思,也是胡塞尔通过本质还原所要获得的东西。在本质直观的横向与纵向目光中让“心性”显现出来——这是“现象学”的意思,也是胡塞尔现象学的方法主张与诉求。
   
倪梁康教授是国内著名的现象学研究专家,他的讲演纵横捭阖,深入浅出,为我们生动地揭示了中西哲学关于“心性现象学”的奥妙。众多会友慕名而来,宽敞的阅览室大厅座无虚席,不少同学只好坐在窗台上和过道上。大家专心听讲,热烈提问,满载而归,感到十分满意。        

 

学术简历 

倪梁康,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外国哲学学科负责人,兼任中山大学西学东渐文献馆馆长、中山大学现象学研究所所长、教育部2006年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山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同时担任国际《胡塞尔研究》学刊编委、国际《现象学世界》丛书编委,国内《中国现象学与哲学研究》、《世界哲学》、《中国学术》等学刊的编委。

研究方向主要偏重于西方哲学,尤其是近现代哲学以及其中的现象学传统。近年来关注范围有所扩大,涉及中西方思想史上各个主要意识哲学(包括现象学、心智哲学、唯识学、心学、心性论等)研究传统和研究领域。试图从意识的角度出发,通过贯穿性的比较研究,把握不同时代与不同文化群体对意识问题之理解的共性与特质。深信意识的向度不仅是对人性本身之理解的一个角度,也是对与人相关的各类事物的一个认识角度,因为在意识的概念中不仅包括构成人类精神本性的意识活动或意识功能,而且也包括意识活动所构造出来的所有对象,如世界万物、天地人神。 

主要著述:
专著部分:
《现象学及其效应——胡塞尔与当代德国哲学》(北京:三联书店,
1994年)、Seinsglaube in der Phänomenologie Edmund Husserls, Dordrecht/Boston/London,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9、《胡塞尔现象学概念通释》(北京:三联书店,1999年)、《自识与反思——近现代西方哲学的基本问题》(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年)、《现象学的始基——对胡塞尔〈逻辑研究〉的理解与思考》(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新译[玄奘]八识规矩颂》(台湾:三民书局,2005年)、《意识的向度——以胡塞尔为轴心的现象学问题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Zur Sache des Bewusstseins Phänomenologie, Buddhismus, Konfuzianismus, Würzburg: Könisghausen & Neumann, 2010
译著部分:
E. Husserl,《现象学的观念》(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年;台湾:南方出版社,1987年)、《逻辑研究》,两卷三册(台湾:时报出版社,1994/1999年;上海译文出版社,1994/19981999年),《内时间意识现象学》(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年)、《文章与演讲(19111921)》(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M. Schler,《伦理学中的形式主义与质料的价值伦理学》,两卷本(北京:三联书店,2004年)。
编著部分:
主编《胡塞尔文选》上、下卷(上海三联书店,
1996年)、《面对实事本身——现象学经典文选》(北京:东方出版社,2000年),参编《中国现象学与哲学研究》年刊(上海译文出版社,1995年起,至今已经出版十二期)。
此外有发表在国际国内重要学术刊物上的各类论文和译文几十篇。

(鲁泉)


2008 © 柏林 Dayu-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