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国家的政治发展:东欧与中国

---记柏林大禹读书会专题报告会

                                                 

    东欧是我们大家比较熟悉和关心的地区,那里早年曾是社会主义兄弟国家云集之地,近年则是世界上社会转型最为剧烈的地区。柏林大禹读书会和柏林地区公派人员联谊会于2010年9月19日在柏林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研讨活动,由山东大学方雷教授作“转型国家的政治发展:中东欧国家与中国的对比分析“ 的专题报告,给我们展示了一幅广阔而鲜活的国际政治画卷。

方雷是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治学系主任,山东大学地方政府管理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政治学理论与方法、地方政府研究、政党研究、东欧政治发展,曾在《欧洲研究》、《世界经济与政治》、《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国际政治研究》、《现代国际关系》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40余篇,撰写学术著作4部,参著和参编著作、教材10余部,并曾承担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和国家留学基金委有关科研项目,对东欧国家的政治发展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认识。

   方雷教授首先对中东欧的概念作了界定,这里是指原来的8个社会主义国家,现在演变为13个民族国家。东欧地区非常复杂,从语言上讲包括两个语系,四个语族,十几个语种,从宗教上讲更是斑驳多样,从地缘上讲,东欧缺乏天然屏障,无法阻挡东、西方的侵入,是历次战争的前沿,也是冷战的前线。东欧国家是马赛克、火药桶,它们紧密涉及大国关系,但自身却只是充当配角,长期处于附庸地位,缺乏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整合。

     方雷教授的报告重点分析冷战后东欧的政治变革,探讨东欧诸国经历了社会主义改革失败和民族国家的重构,在国家转型过程中的政治发展,现在基本上建立了选举制度、政党制度、议会制度和政治文化,完成了向民主国家的转型。但是各国政治发展不平衡,基本表现为三个梯度: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文尼亚比较顺利;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次之,阿尔巴尼亚和前南斯拉夫地区中南部相对滞后。从中东欧国家整体来看,它们经过了十多年的转型改制,基本确立了西方式的议会民主政体,在克服了初始的停滞和混乱之后经济开始增长,人民安居乐业,政治体制正常运行,公民社会正在形成,但是也应该看到他们在政治发展的过程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投票率下降;三权之间的关系限定不严谨;相应法律须完善等。东欧转型的成功,就其内部因素讲,经历了两个环节,即政权的更替和制度的转变,和三个阶段:1989-1992多党制的建立,1993-1995议会民主制的形成,1996以来的巩固和完善。就外部条件讲,适逢欧盟东扩和欧洲一体化,响应回归欧洲的时代呼声,得到了欧盟切实而有效的援助和支持。

方雷教授还对东欧的政治发展与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的政治发展进行对比分析。两者本来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存在着一些共同的问题,如严重的党政不分;权力结构上过分集中于党,党的权力集中于领导人;简单的群众动员,政治参与的渠道不畅;监督制约机制薄弱,缺乏自下而上的监督;没有建立法理权威,人治大于法治,政策治国而非依法治国。在国家转型中,中东欧国家所走的政治发展道路,一是依托体制外的力量,在原来政党和国家体制的解构中由新兴政党推动;二是政治转轨和经济转轨同时并举,政治发展与经济发展同步进行,即以多党制和议会民主制为取向的政治转轨吸收和消化了经济转轨的负面影响,以私有化和市场经济为取向的经济转轨为政治转轨提供了广泛的社会基础。而中国的改革开放与此不同,一是选择了积极的渐进战略,在实现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的同时,采取自上而下的政府主导和自下而上的民间主导两种形式相结合推进的;二是先经济后政治,政治发展服从服务于经济发展,经济“热处理”,政治“冷处理”。中东欧国家在转型改制的过程中确立了以多党政治、议会民主、三权分立为主要特征的复合型多元民主政治模式。而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形成了以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有效和有限的政治参与、民主和集中相结合为主要特征的整合型一元民主政治模式。总的来说,中国和东欧国家同为转型国家,都在努力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发展道路,或者说都处在向民主政治跃迁的同一阶段。只是二者在摆脱传统社会主义政治模式的方式、政治发展的路径选择以及对政治发展目标的设定上有差别。以和平方式推进的东欧政治发展是一场没有革命的革命,如此大的规模,如此深刻的转型进行得如此的平稳、顺利和快速,在人类历史上实属罕见,值得深入研究。

    报告结束之后,大家进行了热烈的提问。有的会友提问什么是政治,古今中外如何对此定义,此外还有关于政治改革的代价,如何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回报,关于政治变革激进与渐进的成本问题等,此外还有公民社会与中华文明在现代世界中的地位问题,方雷教授一一作了回答,并提出中国要提升国际地位,必须要有核心价值,要担当全球责任,参与国际规则制定,有效规避风险和实行公共外交,这些见解获得大家的高度认同。方雷教授的报告视野开阔,条理清晰,联系实际,具有重大现实意义。有的会友发言表示这是听过的所有政治报告中最好的一次,希望以后再有机会聆听。

(鲁泉)


2008 © 柏林 Dayu-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