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方主义》到伊斯兰教国家的妇女地位
--- 柏林大禹读书会专题报告侧记

        柏林大禹读书会于3月21日(周日)在柏林中国文化中心举办读书研讨活动,由王晓明女士作专题报告,题目是"从《东方主义》到伊斯兰教国家的妇女地位"。王晓明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专业,于2003至2009年在柏林自由大学学习东亚艺术史和人类学。此次演讲题目基于她的硕士毕业论文«人类学对伊斯兰教国家性别和权力的几点论题» 。

    《东方主义》(Orientalismus) 是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的最著名的作品,原作为英文,出版于1978年,第一次对东方学传统提出了质疑,也是最先将东方学和殖民主义联系在一起。此作确立了他作为后殖民主义开拓者的地位。出版后直至今天在各个学术领域引起不同的积极及消极反响。

      什么是东方主义? “东方”(Orient)不是一个有明确地理界限的概念,它由西方殖民主义者构思出来,为占领和控制其他非基督教文化的国家服务的。东方主义(Orientalismus) 起源于“东方学”(Orient-Studien)一词。“东方学”是欧洲人对欧洲以东(近-,中-,远东)国家及其语言的研究学科,早期学者中主要包括使节,传教士和旅行者。随着西方向东扩张及东方学的进一步专科化,更专业化的概念如汉学,印度学,阿拉伯学等等出现,渐渐取代了东方学的概念。东方主义是萨义德对东方学的消极定性,他认为,整个东方学是为西方殖民者服务的,其目的是在东西方对比中强调西方与东方不同而突出西方的地位高于东方。其最终目的是更稳定地掌控殖民地。《东方主义》这部著作在学术界引起的积极的影响包括社会学家们对自己研究的视角反思、对欧洲中心主义的探讨,国际社会对第三世界国家人民言论的重视。消极影响体现在:全盘否定西方对东方国家、伊斯兰教文化的研究成果,忽视被殖民国家的反抗斗争,忽视了德国东方学的贡献,从女权主义方面,未对女性作充分的研究,以男性视角对待东方主义问题。

      萨义德认为东方主义把伊斯兰教女性模式化:强调伊斯兰教女性没有自决权,她们被动﹑软弱﹑轻浮﹑愚昧﹑不理智,没有能力来表现自己而只能被表现,没有能力来统治自己,而应该被统治。东方主义还将整个中东地区被定性为女性的(feminin),从而证明它的人民也无能力统治自己,所以应该被殖民者统治。女权主义对此作提出批评,认为萨义德对东方主义中女性的消极形象未做充分研究并未对其加以否定, 无形中认可了这种形象。他对东方主义的批判是从男性视角出发的, 从而忽视了东方主义在18、19世纪美术和文学中占有的重要地位以及欧洲女艺术家及女作家在对伊斯兰教妇女研究上的贡献。女权学家认为:女性作家及艺术家的作品否定了东方主义中伊斯兰教妇女的模化式形象,为这一主题带来了多样性。最后,王晓明还介绍了女权人类学(Feministische Ethnologie)对东方主义的评论以及人类学中后现代女权主义。

      报告结束之后,大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尤其是对伊斯兰教国家妇女的实际地位、《可兰经》与法律的关系以及什么是男女平等问题,发表了不同的意见,表现出很大兴趣。有的会友对报告中提到的伊斯兰教国家妇女提高社会地位的方法提出质疑。总之,东方主义是个很大的题目,具有久远的历史背景和广泛的现实意义,伊斯兰教国家的妇女地位问题更是引人注目,王晓明的报告给大家提供了丰富的信息和富有启发性的思路,东方和西方、基督教国家和伊斯兰教国以及不同文化之间应该增强沟通和相互理解,反对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谋求和发展平等合作的关系,共同推进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

(鲁泉)

 

 

2008 © 柏林 Dayu-读书会